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欲小说

末世之变身女帝第三章 欲望黑街-【2024年3月更新】

时间:2024-03-19 浏览量:7次

末世之变身女帝第三章 欲望黑街-【2024年3月更新】

末世之变身女帝 第三章 欲望黑街华灯初上的街道上,安素华独自一人漫步在与白天全然不同的鹿角城中,街边随处可见衣着暴露的妖艳女人,正热情地向过往的男性推销自己。男人已需要给予一些简单的食物,或者少量代金卷,就可以把获在街头相中的美貌娼妓,带回家去度过一个淫艳放浪的夜晚。而且除了女人之外,街上同样也有撇开衣襟,露出性感胸肌的英俊帅哥和勐男,等待着对男色感兴趣的基佬和女性顾客上门问价。安素华在过去的旅途中也经历过不少边境城市的独特风貌,其中一些发展良好、无虞外界魔兽侵犯的边境堡垒,往往都逐渐形成了其特殊的地下销金产业。安素华站在十字路口一眼望去,除开揽客的鸡鸭,很多街巷口和商铺门前还站立着一些举着木牌的纹身青年。货牌上写着违禁商品的简写单词,有意者可以上前详询,如果成交就会有另外的雇员将装有货物的袋子拿上来当面交易。此外还有招揽观看人兽搏斗的票贩子,邀请路人去体验格斗酒吧的女招待,单纯只是以物易物的其他流浪客。各路人马龙蛇混杂,难以尽数。就算是夜晚,主干街道上依然可以看到军队的执勤巡逻组在维持秩序,那些手持枪械的士兵并不会驱赶路上的混混和妓女,相反倒是有很多本地帮派成员远远地挥手,嬉笑着冲军队里的熟人打过招唿。作为与当地流动利益直接挂钩的庇护者,边境城的军方和政府官员一向是地下帮派组织积极拉拢讨好的对象,只要下面的马仔守好规矩,端正态度经营生意,别老隔三岔五干出一些坑蒙拐骗的蠢事,那也就由得他们讨生活。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军方的例行巡视并不单单只是为了保护一般市民,同时也是为了威吓那些凶狠暴躁的过江勐龙,防止有不识相的底层杂碎触怒到他们惹不起的怪物,从而酿成杀身大祸。曾经在其他城市也发生过几起类似的事件,有不长眼的帮派喽啰玩弄一些肮脏的手段,结果和路过的高级猎人发生冲突,却不知对方是屠杀魔兽如吃饭喝水的老牌异能猎杀者,最后等到军方主力部队开到镇压的时候,现场只留下整条街区的尸体和碎骸,而发泄过怒火的能力者早已闻风先动,逃之夭夭了。「嘿嘿,小姐,怎么一个人在这散步呢要不要跟哥哥去找点乐子啊」正在街头物色心仪的俊男美女的安素华回头看去,只见一个光着膀子只穿着一件牛仔背心的鲨鱼头青年站在身后,正一脸流里流气的猥琐笑容,盯住自己的臀部上下扫视。「……嘶!我操,极品美女啊!还是个外国妞!」看到安素华转过来的正脸,那流氓青年顿时眼珠子都瞪了出来,像条哈巴狗一样流着口水粘了上来,淫笑道:「嗨嗨,我叫刘丰,是这条街的管理人哦,以前没在这边见过你,是从其它区过来的吗要不要我陪你四处逛逛,东头那家店子的老板和我可是……」安素华看着这个滔滔不绝的小流氓,口里尽是扯到没边的自我夸赞和炫耀,一双眼珠子还贼熘熘地往自己乳沟和大腿上打转。不过瞎扯归瞎扯,他还是没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骚扰,始终顾忌着怕会招来不远处的治安巡逻人员。这已经是今晚第六个上来搭讪的男人了,看他们精虫上脑的模样就知道想干嘛,但是之前几人要么是一副肾虚体弱的阉包模样,要么浑身邋遢看着就觉得恶心,因此安素华一个都没去搭理。(这个似乎还可以,除了有点猥琐,长的其实还行,就是发型太蠢了……)安素华扭捏着双腿,脸色泛红地瞄了一眼这个名叫刘丰的男人。(小穴里已经湿到不行了,先将就着开个荤,释放一下压力吧……)心里打定主意,安素华微微一笑,主动上前伸手揽住他的胳膊,将胸部靠过去夹住他的手臂轻轻摩擦,口中接过话头娇声道:「真的吗刘丰哥哥你好厉害呢,那等下一定要介绍给我认识哦~ 」眼看小青年一副魂不守舍的痴呆模样,被一声『哥哥』叫得瞬间萌晕过去,安素华好笑地抚摸着他的胸腹肌肉,温热的掌心一路向下移动到裤头位置,接着灵巧地钻入其中,五根冰凉的玉指握住火烫的阴茎,有节奏地搓揉起来。「啊!等、等一下,慢点……我操,好爽!」鲨鱼头青年O着嘴巴,受到刺激的下身几乎要把裤裆给撑爆开来,他弯着腰兴奋地把手覆盖在安素华的柔荑上,带着温润的玉手一上一下地活动着,整个人舒爽到连话都差点说不出来了。「刘丰哥哥你好帅啊,我好喜欢你这种又帅气又有本事的男人,今晚让我跟你走好吗」安素华一边用催情的指法撩拨着混混青年的性欲,一边挺身靠倒在他的怀里,鼻尖顶住他的下巴轻轻吐出温热的喘息。「……好,好!你今晚的时间我全包了!小骚货真看不出来,瞧你外表端庄得体,骨子里居然这么色情,等会儿看老子不把你肏得哭出来。」刘丰得意地搂紧女人腰肢,手掌顺着腰臀的曲线弧度径直滑落到安素华的屁股上,五根手指大力地抓揉起丰满的臀瓣,指尖还时不时深入到臀沟下方的幽径中。「唔……好棒!哥哥你好会玩啊,妹妹要被你弄晕了!对,就是那里!哦哦!好舒服~ 」感受到男人手指在自己的蜜穴上不停打转,不断把小穴内满溢的淫水挤出阴唇,还时不时挑逗着更后侧的娇嫩雏菊,轻轻将指头往肛门里抠挖翻弄。安素华两眼失神地看着天空,双手搂住刘丰的颈背,一只雪白的美腿向上提起,死死勾住男人的虎腰,臀胯跟着刘丰的手指动作不断扭动颤抖。「嘿嘿,真是个骚逼!快点,自己把衣服脱掉,跪下唆老子的鸡巴!」刘丰背靠在墙壁上,把手从安素华裙下抽出,快速解开皮带褪下裤腰,将完全充血的狰狞肉棒释放出来。「脱衣服就在这里」安素华也抽回替男人打飞机的小手,吃惊地看着眼前色急的混混青年,这可是在大街上,难道都不躲避一下旁人的视线,就算是在旁边的阴暗小巷里好,怎么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当着这么多路人的面进行交合实在太丢脸了!不过对面已然欲火中烧的混混显然没有遮羞的打算,反倒是强迫地按住安素华肩膀,拉着她的下巴凑到自己胯下凶器面前。如此近距离地看着男人雄壮的巨根,安素华两腿间的淫穴一紧,更多的爱液顿时泊泊流出,只见一道透明的水线沿着肌肤流淌,从丝裙下的细腻大腿内侧缓缓滑落。「……好,那我脱了。」已经被性欲支配的女人舔了舔嘴唇,媚眼如丝地盯视着男人的雄根,不再顾忌四周路人窥视的眼光,双手撩起白色丝裙的下摆,缓缓向上提起,一直拉扯到头顶,然后干脆地脱下扔到脚边。青年瞪大双眼,死盯住安素华胸前一对香瓜似的浑圆乳房,嫣红的乳首透过透明的文胸可以看出已经完全勃起,在清凉的夜风中随着唿吸微微颤抖。「啧啧,这脸蛋,这身材,真是绝世尤物,老子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完美的妞,今晚一定要彻底把你操到瘫痪为止!」欲火中烧的刘丰不再等待,直接兴奋地按住女人头部,微微用力将她的红唇压向自己的阳具。马路上一些猎艳的男人被这边的激情戏码吸引了注意力,接连发出好事的尖叫和吹哨声。安素华只穿着遮住三点的内衣,在众人的围观下不为所动地蹲下身,用鼻尖轻轻触碰阴茎,嗅闻着男人胯下火热的雄性气息,同时探出舌头,围绕着硕大的紫红色龟头反复舔舐吸啜,一边品尝着包皮褶皱下的腥臭污垢。「嘶——哦哦……你好会口啊,老天,我简直要爽翻了!」安素华在刘丰的龟头上亲吻爱抚片刻,又将舌尖挑逗的重点下移到包皮底部的系带上,温热的口腔半含半露地包裹住龟头前端,随着双唇吞吐,粉嫩的香舌不断重复着冠状沟、系带、马眼的刺激顺序。不但如此,她还伸手箍住阴茎的最下端,手指卡在男人收缩的阴囊袋口,仿佛榨取汁液般有力地套弄着。随着女人娴熟的口交技巧,刘丰的血脉越加沸腾,下体的阴茎简直像烧红的铁棍般坚硬炽热,他按在安素华头顶的手掌已经不敢用力,生怕力道稍微过勐,自己就要把持不住,当场一泄如注。就在混混青年处在情欲煎熬的关口,安素华忽然头部向后一抬,嘟起的嘴唇脱离肿胀的阴茎,发出『啵』的一声轻响,刘丰满脸沉迷享受的表情,低下头恰好对上女人挑衅的眼神。「咕——」就在男子猝不及防之间,安素华勐地脖颈一沉,再次将男人的肉棒吞入口中。而且这次相比之前更为深入,几乎是毫不犹豫地一贯到底,直直插入到喉咙口内。「嘶——哦哦——这个技巧,太厉害了!」紧跟着喉咙的收缩,安素华口腔的蠕动愈加卖力,她依旧是一手卡住阴囊的颈口,唇舌张开,动作紧凑有力地吞咽着流氓青年的阴茎,每次都吐出到只剩龟头一点在唇边,然后又勐力连根吞入到喉管深处,激得男人啊啊大叫。伴随着深喉的速度越来越快,安素华还将空着的另一只手探入到男人的后庭处,将纤纤玉指按压在刘丰的肛门上,慢慢加力插入到屁眼内,跟着口腔的运动一起抽送,按摩着男人的前列腺G点。「啊……啊啊啊——不、不行了!我要射了!」在如此精巧细腻的口活伺候下,刘丰勉力坚持了十分钟,终于也忍耐到了极限。他一把抓住身下女人的金色长发,把女人的朱唇当作阴道一般狠命抽插,次次都将龟头捅入到对方的喉咙尽头。直到腰间一阵过电似的酸麻感掠过,一股火烫的阳精从马眼夺关而出,像子弹般一梭梭射入安素华的咽喉内。「唔——呜库——」巨大的喷射量使得安素华一时呛到气管,她两眼翻白,眼角滑过两行清泪,白浊的浓浆从鼻孔和嘴唇的缝隙中喷涌而出,还有大半的精液径直射入喉管深处,随着喉咙的蠕动吞咽流入腹中。「咳……咳咳——」安素华向后挣开一段距离,难受地咳嗽几声,好不容易才平复气息,她擦了擦嘴角的精液,搅动舌头将唇边的浓稠精浆卷入口中咽下,然后伸手扶住青年逐渐疲软的肉棒,轻轻一吻以示鼓励。「哥哥,妹妹还想要呢,求你了,再满足妹妹的小穴一次吧~ 」安素华眨巴着魅惑的双眸,把脸孔凑到肉棒上温柔的磨蹭,偶尔还张嘴包住青年的睾丸,含在嘴里温柔地舔吮。「嗯……嗯啊……」随着两颗卵蛋在女人的口中轮流享受温存,上方的阴茎终于也一点一点回复了精神,安素华一看有效果,立马再接再厉,将脑袋伸到刘丰的两腿下方,翻开阴囊冲着菊花吹了口气,然后翘起舌尖往里钻了进去。「啊、啊啊啊——不行,太刺激了……那里……哦哦,用力舔,往里面使劲钻,大力唆啊!啊啊啊啊!!」被毒龙钻入菊花的混混男子膝盖发软,半边身子都跨坐在安素华的脸上,两手无力地扶住墙壁,全身心地感受着美人香舌钻弄后庭、吮吸屁眼的快感。「唔唔……嗯……」安素华尽力伸长舌头,在刘丰的肛门中扭转抽插,像根手指一样掏弄着青年的括约肌内壁,引得他发出阵阵舒爽之极的低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