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小说

互嚐老婆-【2024年5月更新】

时间:2024-05-31 浏览量:1次

互嚐老婆-【2024年5月更新】

一、演变过程

老婆今年26岁,和她认识到现在已经有整整六年了。六年来,老婆一直都

是规规矩矩可以自豪地说,老婆是一个处女身给我的就这样我们一直过了五

年。

至于是什么原因使我老婆从规矩变成了不规矩的那还要从去年我家装了宽

带说起。原本装宽带是想在工作上方便一点,但是晚上下班回家后,我们更多

的时间就放在了聊天和上色情网站了。

首先是聊天我老婆和人家聊天开始受到我的影响,和一些男人聊到了性和

色情的话题,到后来,便用视频看別人的小阳物,还有一些色情的小说和图片,

接下来还有BT色情的小电影。这一切都使老婆陶醉其中,每天晚上一回家就直

奔电脑,遨游在网上。

上床之后,我们便是招招新花样,好像什么都要试一试,口交、肛交这些已

经不是新鲜玩意了,因为我们一开始做爱的时候,我就开始引导老婆这么做,六

年来,我们都可以在性爱中的到高潮。但现在的我已经不满足只有一个女人来伺

候我,或者说想找其它的一些可以刺激感官的事情,例如换妻等等,老婆也开始

想尝试与其他男人做爱是什么感觉,在想法上,我们不谋而合。

二、在家偷汉

老婆虽然是个生过小孩的少妇,但身材仍保持得很好,前凸后翘,一副娃娃

脸,就像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皮肤更是滑嫩得很。老婆是在外资保险公司上

班,帅哥自然也是很多,其中有一个经常到我们家串门,时不时送我老婆回家、

送小礼物等,对我老婆是大送慇勤,可我知道,老婆是忠于我的,所以也就沒有

太在意。

就在去年夏天的一天中午,老婆在吃饭的时候追问我下午要去哪里因为我

也是做业务的,所以天天都在外面,我告诉他去银行找行长,可能会很晚下班,

或者是一起吃饭。我问老婆什么事情,老婆便回了一句「沒什么」。

下午,我按原计划去了银行,碰巧银行在开会,所以下午的计划沒能达成,

我也是难得偷懒一下,就熘回家想睡个懒觉。可是当我用钥匙打开门时,发现门

根本就沒有反锁,我下意识地想到会不会有小偷或者是早上出门忘记锁门了就

轻轻的打开门进去。

但我万万沒有想到的是,从家里传来了男人的呻吟声,而且很是强烈,这使

我更加疑惑,便顺着声音轻轻的来到了房间门口。透过卫生间门上的玻璃,我清

晰地看到老婆穿着一套我从来沒有见过的透明内衣和外套,正跪在两个男人的跟

前,不停地轮流含着他们的阳具,还不时地伸出舌头来舔。

我的火不打一处出,正想到厨房拿刀过来的时候,我下面的东西却神奇地涨

大起来,脚下好像被强力胶粘住了一样,不禁把自己的阳物也拿出来,不停地套

弄着以配合房间里的动作。

两个男人我都不认识,可以断定不是老婆的同事,一个看起来很壮硕,一个

看起来相对瘦小一点,但在老婆口里的阳具都显得坚挺无比。老婆仍然在努力地

含着,壮汉一把抓住我老婆的头髮,将我老婆的头转向他这边,使劲地按着我老

婆的头,把整条阳具都塞到我老婆口里。

相对瘦小的男人则蹲下来在后面玩弄着我老婆的阴部,还不时地用手去搧打

我老婆那白嫩的屁股,每搧一下,老婆总会发出淫荡的叫声,好像是在舒服地乞

求着。接着,「噼噼啪啪」打屁股的声音越来越频密了,而老婆更加卖力地舔着

前面那壮汉的阳具,大量的口水顺着老婆身上流到地上。

就在这时,老婆被那两个人擡起来扔到了床上,身材瘦小的男人很快地坐到

床头,而老婆也翻转身跪趴在他的面前,开始吻和舔着那人的奶头,高翘的屁股

完全展示在壮汉的面前。那壮汉从裤子上抽出了皮带,有节奏地抽打着老婆的屁

股,老婆一边呻吟着,一边仍然卖力地舔着。

不一会,坐在床头的男人示意我老婆舔他的阳具,老婆非常顺从地舔着,而

后面的壮汉也用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粗暴地插进了老婆的肉穴和屁眼,并以很快

的速度抽动着,老婆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整个人都软趴下来了。

那壮汉上了床,从后面把我老婆整个人抱起,把她弄成双腿开开的小孩撒尿

姿势,小穴张开露出了阴道口,然后在瘦小男人的阳具上准确地放了下来,就这

样,老婆变成骑在那人上面,把他的阳具套入了自己的阴道内。

瘦小男人随即向上挺动阴茎,勐力地抽插着我老婆的小穴,连我在外面都可

以听得到肉和肉互相碰撞的声音。老婆淫荡地叫着,淫水顺着那人的阳具一直流

到他的阴囊,整个人都软得俯伏在那男人身上。

壮汉这时也抓住时机,用力按住老婆的屁股,提起阳具用龟头沾一沾她流出

来的淫水,就捅进了老婆的屁眼里,突如其来的袭击令老婆痛得大叫了一声,但

是在快感面前,疼痛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一幅只有在A片里才能看见的画面出现在我眼前:老婆的阴道和屁眼里都有

一根粗壮的鸡巴在疯狂进出,时而交错插入、时而共同进退,把老婆操得死去活

来。在一阵前后夹击下,老婆很快就洩了,但依然拼命翘着屁股去迎合两根大阳

具的进入,淫叫声仍然不断,我在外面也看到那壮汉已经幹得是大汗淋漓。

大约又过了五分钟,那壮汉终于嚎叫着在我老婆的屁眼里射了,瘦小的男人

坚持了不一会也在阴道里射出精液。老婆无力地趴着,但是两个男人仍不肯让老

婆歇下来,让她将阳具上的残留精液舔干净方肯罢休。

而我在外面看着老婆被两个男人幹到高潮,也早已洩之千里,但我现在想的

是怎么去打破这样的一个局面。这时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恢復理智的我冲进房

间,大声说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啊」老婆好像被吓到一样,身上一颤,眼

睛呆呆的看着我。

那两个男人各自下床,以很快的速度穿上衣服,那壮汉用手搭着我的肩膀叫

了声:「兄弟,別生气嘛!」我推开他的手,他继续说:「我们的老婆你也随时

可以上的,只是看兄弟你会不会嫌弃而已。」

这个时候,在床上坐着的老婆说:「老公,您別生气,他们是换妻俱乐部的

会员。现在我们也可以参加聚会,每年交一点会费,每两个星期一次,可以参加

他们的活动。他们带来的老婆,你都可以玩的,更何况这只是性交,绝对不会牵

涉到感情上的,大家都是出来寻求多一点刺激而已。」

我呆呆的坐在床边,看着那两个男人穿好衣服走了。而老婆却拉着我,在背

后搂着我的腰说:「不要生气了,我以后幹什么都会事先和你说的,而且你也可

以找別的女人,我同意,我们一起伺候您。」

看着老婆淫荡的样子,我也忍不住掏出了阳物,老婆这个时候也很识相地舔

了起来。我将手伸进她装满別的男人精液的润滑阴道里,不断地插着、挖着……

就这样,我们完成了一次非常刺激的性交。此后,老婆每天晚上上床后,都很主

动地要做爱,而且每次的需求都很强烈,做得也很激烈。

老婆告诉我,以后每个星期六晚上都是换妻欢乐夜,地点就在那个壮汉的家

里,而他家是別墅,可以在大厅玩,也可以进房间玩。那里的男女全都很开放,

让我尽管放心地玩。

这么一说,说得我心痒痒的,什么伦理道德的东西全部都不知道抛到哪里去

了,巴不得星期六快点到,一来可以尝试其他女人,也可以再一次见到老婆被人

幹的淫荡样子。

三、换妻SM

好不容易熬到了聚会的星期六,我和老婆睡懒觉一直睡到下午的1点,要不

是有人按门铃,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醒。我跑出去开门,老婆也迅速地起了

床说:「这个时候会是谁啊」

我一开门,原来是个快递员,便说:「是送邮件的,不知道是谁给你送东西

了。」我一边说,一边签收后关起门。老婆一听是送快递的,很快地就跑出来,

从我的手上拿过包裹,看了看,我也凑过头去看,上面的署名是「玫瑰夫人」。

我笑了笑,说:「现在还有谁用这样的名字,有病啊!快拆开看看是什么东

西。」但是老婆却很神秘地说:「晚上你就知道了,现在暂时保密。」说什么也

不给我看,然后就一个人跑进了房间,把门反锁在里面。

我想反正晚上我也就知道了,就说:「不看就不看,沒什么了不起的!」当

然,后来我去了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天下午,我们很早就洗澡、吃饭和换衣服,老婆让我穿上了一套很休闲的

服装,而她自己就穿上了一套完全露背的上衣和一条牛仔裤,她给我的理由是在

那里脱起来方便,而且还带上了换洗的衣服和毛巾。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7点就到了,我和老婆开了半个钟头的车便来到了那位

壮汉的家里,那壮汉很是热情地招唿着我们,经过介绍我才知道,他就是我们市

最大的地产公司老闆的儿子。这个时候,我也看到他的家里除了我们夫妻以外已

经有了六个人,四个男的还有两个女的,他们在一起聊天,旁边还放着饮料和小

吃等等。

我们迅速地坐了下来,而那壮汉也忙着和我介绍其他的朋友,其实,我那个

时候也沒有去留心听,只是不停地看着那两个女的,她们的穿着都是很开放。就

这样,我们很快就融入到他们当中去了,而且聊天聊得也挺开心。

大概过了半个钟头吧,那壮汉就站起身说:「我们今天晚上的活动就是这么

多人,总共是五男三女,至于今天玩什么花样,现在暂时先不说,让女士先去换

衣服,她们出来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了。好了,现在请三位漂亮的女士去房间换衣

服吧!」而我们仍然在客厅里聊天。

大概一个钟头过去了,只见那个捲髮的女孩手里托着一个托盘走了出来,身

上就只穿着一条丁字裤,还有就在脖子上套着一个皮制的项圈,还有一个小小的

金属环挂在上面,我想,那大概就是在网上看到的SM游戏吧!想着想着,下面

的阳物也就开始硬了起来,心里一股莫名的兴奋。

她走到我们坐的沙发中间的茶几边上便双脚跪下了,这个时候,我才看到她

的托盘里的东西,有软鞭、马鞭、针筒、铁链、蜡烛、铁夹……等等。那个壮汉

示意让她放下托盘,并在她的耳边嘀咕了几句,那个捲髮的女孩子就站了起来,

转身又回到房间里去了。

不多久,房间门开了,捲髮女孩子又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她手里牵着两条

铁链,继而出场的是我老婆和另外一个长髮的女孩子,她们都是光着身子爬着出

来的,这个时候我才看清楚,那两条铁链是拴在她们的脖子上了,这也是她们身

上唯一的饰物。她们爬得很慢,屁股一扭一扭的,好像是在挑逗着大家,但是头

却始终低垂,我想可能是害羞的缘故吧!

她们一直爬到了茶几前面,那个壮汉就站了起来,随手挤灭烟头,说:「今

天晚上的节目是SM游戏,LISA(我老婆)和JOAN的角色是母狗,她们是今天

晚上的受虐待对象,希望大家玩得盡兴。」说完了,便用手抚摸着老婆和JOAN的

头,那个捲髮的女孩子也从托盘里拿出了软鞭,在老婆和JOAN的屁股上玩弄着。

正当我们都在欣赏着这三个互相玩弄并发情的尤物的时候,捲髮女郎突然手

起鞭落,一鞭子狠狠地抽在了老婆的屁股上,随着一声「啊!」,老婆的屁股上

立刻显现出了几条红红的鞭痕。那个壮汉也沒有闲着,两只手顺着她们的头一直

滑到了屁股上,不停地来回抚摸着。

捲髮女郎这时也将JOAN牵到我的面前,并跪下说:「主人,这是你今天晚上

的狗,希望你玩得开心。」然后就将老婆牵到另外三个男的跟前,说了同样的一

通话。沒想到现在才是进入正题。

我手中拿着捲髮女郎交给我的铁链,将JOAN拉到我的脚下,我也学着那壮汉

的样子,抚摸着JOAN的头髮和皮肤,这时我才发现,JOAN的皮肤很滑,很白,摸

上去很嫩的感觉。

我一边摸着,一边看着对面的老婆,老婆已经开始为那三个男人服务了,她

仍然像狗一样跪趴着,用自己的舌头舔弄着壮汉的脚趾,而且很卖力。

看到老婆的淫荡样子,使我更加兴奋了,我按着JOAN的头,示意让她为我舔

脚趾,JOAN很顺从,一言不发就开始为我清洁脚趾了。她一个一个地舔,连那些

脚趾的缝隙都生怕遗漏掉了任何地方,对面的老婆也不停为他们三个男人舔着。

突然对面有一个男的站了起来,并把衣服脱掉,挺着阳具走到老婆面前,老

婆也很配合地转过身开始为他口交。只见她从那男人的大腿内侧开始舔起,用舌

尖轻轻的滑过,而后面的两个男的也开始动手,一个玩弄着老婆的阴部,一个则

用手抓着老婆的奶子不停地揉捏着,老婆很快就发出了呻吟声。

这边的JOAN也很卖力,她脱掉了我的裤子,并开始为我口交,她用舌头绕着

我的龟头不停地旋转着,不时还将我的整个阳物吞进口里,可以想像得到,龟头

已经顶到了她喉咙。接着是不停地舔着、吸着,而我的阳物也像快要胀爆了的感

觉,十分快意和舒服。就这样,我一边享受着JOAN为我的服务,一边却看着自己

的老婆被人玩弄着,淫荡的舔着。

不一会,那个壮汉站了起来,拿起那支软鞭开始有节奏地抽打着老婆,老婆

一边为另外两个男人口交,一边发出了痛楚却又淫荡的呻吟声,伴随着鞭子速度

的加快,老婆的呻吟声也变得越来越急促。

那壮汉把脚踩在了老婆的腰上,说道:「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今天晚上,

你们就是供我们玩弄的母狗,如果不听话,那么就要受到严厉的惩罚。JOAN你也

一样,知道吗」JOAN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那壮汉过来一把抓住JOAN的头髮,一个很重的巴掌掴在了JOAN的

脸上,告诉JOAN:「要回答『是的,主人』!」JOAN马上回答了,并承认自己的

错误。

这个时候我示意那个捲髮的女郎过来,并要她为我口交,而JOAN,我则命令

她去舔捲髮女郎的阴部。捲髮女郎的口舌功夫的确不错,只见她的舌头在我的阳

物上到处游动,沒有放过每一寸地方,并用舌头在我龟头下的肉缝中不停滑动。

后来,我干脆用手揪起两条腿,让她们俩舔我的屁眼,就这样,JOAN和捲髮女郎

你一口、她一口地舔了起来。

她们舔了一会,JOAN被那捲髮女郎抓住头髮,并命令她坐到我的阳具上面,

JOAN站起身蹲在我小腹上,捲髮女郎握着我的阳具对准她的阴道口,JOAN随即往

下一坐,阳具就整根被她纳入了阴户里,我舒服得「哦」叫了一声。

JOAN骑在我上面不停地动着,我的阴茎也不停地在她阴道里进出,而我虽然

被挡住视缐看不见老婆和那三个男人怎样幹,却也一边玩弄着JOAN的奶子,一边

用手去挖捲髮女郎的屁眼,她们两个在我的亵玩下开始了淫叫,再加上老婆的叫

声,简直太美妙了!

捲髮女郎也不甘示弱,在我操着JOAN的同时,一会跑下去舔舔我的屁眼,一

会又上来让我去舔她的奶子。

过了一会,那壮汉也过来我这边,告诉我说:「现在到给母狗(JOAN和我老

婆)洗洗后面的时间了。」说完就命令JOAN下来,这时我才看到原来老婆也是由

那壮汉牵着。「洗下面」的意思就是灌肠,代表接下来就可以进行肛交了。

那壮汉让她们翘高屁股,又让捲髮女郎取来了几盒大的伊利牛奶,并一包一

包的剪开。那壮汉说我是新加入的,今天的灌肠就由我来灌,说着就拿起针筒抽

起满满的一筒牛奶递给我,我一看,那一针筒足足有200㏄,再看看,两个浑

圆雪白的屁股就翘在我的面前,我伸手摸了摸,然后一手重重的打在老婆的屁股

上,心里骂了一句:「贱货!」便开始将针筒插进老婆的屁眼,手在后面用力地

推进,老婆发出一声沈闷的「啊」,把屁股翘得更高了。

接下来是JOAN,我一连给她们两个每人注进去了600㏄后,便拿起鞭子在

她们的屁股上狠狠地抽着,一连抽了几十抽后才放下鞭子。

这时的捲髮女郎拿出两个盆子,让她们蹲在上面拉出屁眼里面的东西。那壮

汉这时又说了一句:「拉完的就开始吃你们自己的东西。」这个我真有点不敢想

像啊!但是却又觉得很刺激。

她们开始拉了,拉出来的牛奶已经变成了淡黄色,伴随着牛奶还有她们自己

的粪便,老婆拉出来的很稀,而JOAN拉出来的则是粒状。老婆很是乖巧,爬着转

过头来就开始用舌头舔着吃自己的排洩物了,而JOAN就觉得有点噁心,但是在那

壮汉的威严下,还是闭着眼睛喝了起来。

老婆喝得很来劲,但是后面的鞭子还是像雨点一样打落在老婆和JOAN的屁股

上,伴随着「啪啪」的声音,老婆把牛奶里面的屎全部吃掉了,跪在我的跟前等

待着下一个指令。而JOAN由于自己的屎是粒状,所以很难入口,但还是勉强地吞

进去,可以看到她闭着眼睛,眼泪却从眼角挤了出来。

终于,JOAN也吃完了。这个时候,那壮汉就将老婆和JOAN牵到了事先准备好

的两间塑料狗屋前,将拴着JOAN的铁链绑在写着JOAN名字的狗屋上,指着门口对

JOAN说:「进去!」JOAN不敢怠慢,很快地就爬进了狗屋。而老婆正在迟疑的时

候,那壮汉一个巴掌打在老婆的脸上说:「贱狗,还不照做!」说完就用脚蹬着

老婆的屁股,让她爬进了自己的狗屋。

接着,那壮汉转身对我们说,「好了,今天的SM游戏暂时告一段落,下面

的时间将由我的好奴隶阿菲来伺候我们。」说话间,那捲髮女郎便走到我的跟前

开始替我舔阳物了。她舔了一会,就转身为那转汉口交,不时还用手玩弄着自己

的阴蒂,屁股翘得老高,好像是在挑逗着我。

浑圆的屁股看得我再也忍不住了,我走到菲的后面,用腰力狠狠地一挺,将

阳具插入她阴道里面,菲的口里发出了沈闷的「啊……」一声呻吟。我开始了对

菲的抽插,一会是狠狠地插,一会却又慢悠悠地操,将菲弄得无所适从,最后菲

无力地跪在地上,任由我从后面幹。

很快又是一轮狠插,我感觉到菲下面的水已流到了大腿内侧,弄湿了我和她

自己。这个时候那壮汉走到了我的旁边说:「咱们换着来。」于是我抽了出来,

让菲用口来伺候我,而壮汉则马上填上了那个洞口。

就这样,我们一前一后地做了大概四十五分钟之后,两人都射了,那壮汉射

在了菲的骚穴里面,而我则射在菲的口里。之后,菲用口替我们清洁了阳物,便

转身开始再为另外那两个男人服务了起来。等到大家都做完了,累了,便躺在地

上睡去了。

半夜时分,我被尿憋醒了,正在朦胧之际,却听到老婆的呻吟声,睁开眼一

看,老婆正骑在一个男的身上,不停地扭动着屁股吞吐着他的阳具,而整个脸则

贴在站在她前面那壮汉的屁股中间,看得出来,老婆正在为壮汉舔屁眼。那壮汉

反着手按住老婆的头,想把头深深地埋在他屁股中间,而JOAN这时正在为另外一

个男人口交。

我不动声色地看着,再加上尿急的作用,下面的阳物很快地发涨了,我一边

看,一边用手不停地套弄,想着:『沒想到老婆居然那么贱,那么我以后也可以

带女人回家睡觉了。哈哈!』就在这个时候,我不禁一阵痉挛,精液射了出来,

快感已经超越了伦理道德了,太舒服了!

虽然尿急,但是我并不急着去厕所,仍然想看完这齣好戏再去。老婆很卖力

地舔着壮汉的屁眼,而那壮汉还不时地转过来,时而抚摸着老婆的头,时而掐着

老婆的脖子,时而又是掴她几巴掌,又是朝着老婆吐口水。而老婆却在这种受侮

辱、压迫和虐待中得到了心理上的解脱,获得了生理上的欢愉,老婆迎合着那壮

汉,用嘴去接他吐出来的口水,还吞了下去。

不一会,在老婆下面幹她穴的男人把老婆推了下来,让老婆为他口交,老婆

像是一条听话的母狗一样,转身便为那男人口交起来了,还不时地舔着他的卵袋

和屁眼。那男人被舔爽了,干脆用手抱着自己的大腿,将整个屁眼展现在老婆的

面前,这时老婆舔得更加卖力了。

壮汉看着老婆那翘起来的大屁股,便抱着老婆的臀部从后面插入她的淫穴,

老婆一边舔着前面的鸡巴,一边扭动着屁股去迎合后面的肉棒,忙得不亦乐乎,

JOAN也被另外的那个男人幹得淫声不断。

我再也看不下去了,跑到了那两间狗屋前面,推开那个男人,一把抓起老婆

的头髮,将头按到我的屁股中间,老婆一边享受着被壮汉幹穴的快感,一边舔着

我的屁眼,还将舌头伸了进去。

我转过身问道:「贱货,味道好吗」老婆回答说:「是的,主人,味道很

好,我喜欢,请赐予我黄金酱!」

我知道那个所谓的「黄金酱」就是屎,沒想到老婆也喜欢吃大便,但是我还

是给了老婆一巴掌,说:「你不配!」我走到JOAN面前,示意她张开口,问道:

「想做主人的便盆吗」JOAN一边点着头,一边把嘴巴张得大大的。我将阳物对

准了JOAN的嘴巴便开始尿了起来,有时候还故意将尿液射到她的脸上、头髮上,

还有身上。

等我尿完后,JOAN将口里残馀的尿液吞了进去,然后便开始为我口交。她不

单舔着我的阳具,还吮吸我的龟头,也会主动地去舔屁眼,可能是她刚才看到我

要老婆帮我舔屁眼的缘故吧!

这时我享受着被舔屁眼,转过脸却看到老婆正被那男人幹着淫穴,一边还舔

着那壮汉的屁眼,地上还有一堆热气腾腾的黄金酱。老婆舔了舔那壮汉的屁眼后

便开始去吃黄金酱,老婆吃得是那么艰难,但是,却在快感和淫慾的驱使下失去

了所有的理智,不停地用舌头将黄金酱送入口中。

眼前景象虽然骯髒,但是却使我热血沸腾,我站了起来,开始去幹JOAN,就

这样,我和那男人一上一下地幹着JOAN的两个洞,我幹的是屁眼,感觉比较紧,

而且我在上面幹,更加活动自如。

大约插了几百下之后,我就站起来,用手套弄着阳具将精液射到了JOAN的背

上。在下面的男人也射了,JOAN把他的肉棒抽出来用嘴巴舔弄,最后将惊异全部

射到JOAN的口里。这个时候老婆也跪在那两个男人前面,两只手各自握着一根鸡

巴不停地套弄着,最后,全部精液都射在老婆的脸上。

到这时,这个週末的所有活动才终于告一段落。而我和老婆也在早上醒后,

盥洗完毕之后,离开了这栋神秘的別墅。

四、二女侍一夫

我开着车,在车里我们都相当沈默,沒有过多地去谈论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一

切,沒有人去打破这种沈默。一直到了家里,那时候已经快接近中午了,老婆很

勤快地去做饭,而我还沈浸在昨天晚上的淫乱性爱当中,于是跑去上网,看了看

外国的一些性爱网站。

到了12点半,老婆叫我吃饭,这个时候我也已经有了饿意,便很快来到了

饭厅。老婆为我盛了饭,很是亲暱地坐到我的大腿上说:「老公,昨天晚上舒服

吗刺激吗」一边说着,一边将舌头伸进我的耳朵里不停地搅动,屁股也在我

的大腿上不停地摆动。

我回答说:「不错!」其实昨天晚上的欢愉是我这一辈子都沒有尝试过的,

既刺激又舒服,我期待着下一次聚会的到来。

看着老婆在我的身上骚动,再想想昨天晚上她变成別墅里所有男人的淫具,

心里一阵快感涌了上来,随即将老婆抱起,然后走回房间,重重地把她摔在了床

上,老婆娇嗔的说:「幹什么啦」我也沒有理她,一把抓住她的头髮,连拉带

扯地将老婆拉到床下,冷冷的说了一句:「跪下!」

老婆不敢说话,很听话的跪在了我的面前,头很低。我用脚将老婆的下巴托

起,并把脚趾塞进了她的口里,这时老婆才明白我的意图,很快的便舔起我的脚

趾头,一个一个的舔得很认真。

老婆的舌头在我的脚上游走,而我就顺势坐在了床边,欣赏着老婆带给我的

皇帝式服务,准确的说,应该是伺候。老婆就像一条母狗,两只手撑在地上,不

停地舔着我的脚。

过了一会,我索性将裤子解开,老婆也很会意地将我的裤子脱了下来,用脸

在我的阳物週围不断地摩擦。这个时候,我的阳物已迅速地硬了起来,老婆先是

用手帮我套弄着,然后就将阳物送进了她的口中。

老婆吸得是如此认真,慢慢地将我整个阳物吞进了口里,淹沒在她的喉咙深

处,然后再慢慢地擡起头将阳物吐出,我感觉到了强劲的吸力。老婆还用舌头舔

弄着我龟头下的敏感地方,还有我的屁眼,甚至将舌头伸了进肛门去,这些突如

其来的舒服,再加上我的性幻想,使我很快就沈醉了。

我让老婆骑上来,老婆听话地张开腿跨在我身上,用手将我的阳物送进了她

的淫穴里,然后两只脚向后盘在我的小腿上,开始做起了上下的活塞式运动。可

是使我感到奇怪的是,怎么这次回家做爱,比起以往做爱会感觉得更加刺激、更

加有快感呢

我一边享受着,一边将我的想法告诉了老婆,老婆沒有回答,但是脸上却涨

得通红。最后,我射在老婆的口里,并命令她把精液吞掉,老婆当然也照做了。

饭后,我们打算美美的睡上一觉,但是刚开始在床上睡不着,我便推推老婆

说:「这么刺激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等到星期六才一起玩呢不如我们有空在

家里也可以玩玩啊!」老婆爽快地答应了,还让我去准备这个事情。但老婆不知

道,其实我已经在筹划着一个长期二女侍一夫的计划了。

我一直在酝酿着这个事情,还到酒吧里找可以出来玩的女孩子,但是一时间

也找不到,最后沒有办法,我只好去找那个壮汉,因为我知道,在这方面,他的

门路肯定比我要多得多。

我们约好在一个酒吧见面,他是先到的,我在酒吧找到他的时候,他正搂一

个穿着很性感的女孩子,还不时地将手伸进那女孩子的裙子里面。我和他寒暄了

几句之后,便开口问他有沒有这方面的女孩子,还把我的想法告诉了他。

那壮汉听得很来劲,便和旁边的女孩子耳语了几句之后将她推到我的身边,

说:「兄弟,既然来了,她今天晚上就是你的了,好好地玩啊!你说的这个事情

好办,她今天晚上就会告诉你该怎么做的。我再去找一个靓女过来陪我,就这样

吧,有事打我电话。」说完,他就起身在酒吧里转悠着找他的「猎物」了。

再仔细看看这个女孩子,皮肤很白,胸口的那对奶子很是诱人,我想应该有

34D那么大;长头髮,身材更是不用说。她听了那壮汉的一番话后,便开始贴

到我的肩膀上,不停地用手去抚摸我的胸口,很是亲暱地对我说:「大哥,我叫

阿莲,今天晚上我就是你的人,你打算把我带到哪里去啊」那娇滴滴的声音使

我很陶醉,不加思索地说:「回我家吧!」

她又说了:「那你老婆呢万一你老婆回家怎么办」很显然她不知道我和

老婆在这个方面是很开放的。我告诉了她,让她放心,就将她载回了家。

老婆正在洗澡,很惊讶我今天晚上这么早就回家,在浴室不穿衣服就跑了出

来,但是看到我带了个女人回家时显得有点诧异,但是很快就明白过来,也就不

当一回事了。那女孩子嘴很甜,大姐前、大姐后的和老婆一起去浴室洗澡,还在

一起谈化妆品一类的话题,而我就在客厅看着电视,等着她们一会来伺候我。

不一会,老婆叫我,我跑到浴室一看,她们正在浴缸里洗泡泡澡,老婆叫我

一起来洗澡,看着她们两个一边洗澡,一边在接吻,那个真叫人销魂啊!我迅速

脱掉了所有的衣服,踏进了浴缸里面,就这样,她们两个一前一后的为我洗澡,

这样的天伦之乐我也是第一次享受到的。

洗澡大概花了一个小时,等到我穿好衣服出来后,她们两个女人却故弄玄虚

地让我先出去,她们一会再出来,说是要给我一个惊喜。我耸耸肩,就从浴室出

来,跑回房间并上了床,打开电视,将收藏的经典外国A片拿出来放,心里想着

到底这两个女人在搞什么鬼。

A片里三个黑人正在和一个白人女子性交,场面很是激烈,那女人的嘴里、

阴道里和肛门里各插着一根巨大的黑色阴茎,可是她都能应付自如,一边耸动着

屁股套弄一根,一边用嘴伺候着一根,还让剩下那根幹着屁眼。4P的场面看得

我热血沸腾,但是却迟迟不见她们进来,我只好一边看一边等。

大概过了半个钟头时间,她们进来了,两个女人都是穿着令人喷血的性感内

衣,一前一后地进入房间,手里拿着几对丝袜。老婆说:「老公,把眼睛闭上,

我们会让你舒服的。」这时阿莲也「嗯」的一声,看来两个女人早在浴室里就预

谋好了。

我将眼睛闭上,她们让我躺下,接着就开始用丝袜将我的手和脚分別绑于床

脚,成为一个「大」字形状,正确的说,应该是「太」字。最后,她们用一对丝

袜将我的眼睛蒙上了,我将眼睛睁开还可以看到她们,但是却不清晰。

她们开始抚摸着我,从头、肩膀、胸口、小腹、大腿内侧,直至阳物,这个

时候阿莲将她那对玉乳置于我的脸上,不停地来回游动,我也伸出舌头想去舔她

的乳头,但她好像是和我在玩捉迷藏一样,我就是沒有办法舔到。最后,她将整

个胸口都压在了我的脸上,让我盡情地舔着这带有体温的人间尤物。

这时老婆用手抚弄着我的阳物、阴囊和屁眼,还将脸贴在上面不停地摩擦,

我的阳物很快就坚挺起来。阿莲就一转身将屁股坐到了我的脸上,淫穴正对着我

的嘴巴,还有浓密的阴毛在我的脸上不停地扭动、摩擦,我也伸出了舌头舔弄着

她的阴蒂、喝着她的淫水,她在上面呻吟着,屁股扭动得也更加厉害。

老婆也沒有停下来,在下面用舌舔舐着我的龟头和屁眼,不一会她也骑了上

来,整个身体伏在我的身上,将嘴巴凑过来和我舌交,不时也去舔弄着阿莲的阴

蒂,这样的做爱使我极度兴奋。

老婆在上面大概上上下下动了几百抽之后,她们换了位置,阿莲为我口交了

一会之后也骑了上来,老婆则让我为其口交。老婆的淫穴和阿莲的淫穴味道相差

不大,就算是做了再舔也沒有什么异味,所以我舔着老婆的下体,里面流出来的

淫水都流到我的口里。

我用舌头搅了搅老婆的淫穴并伸进里面,老婆为此淫声大作,还用手去捏我

的奶头;在下面的阿莲也是呻吟声不断,简直就是一场「淫荡交响曲」。最后,

我在阿莲的淫穴里射出精液,我们三人也很累了,就一同睡在我那张大床上。

第二天,我遍体酸软起不来,干脆班也不上了,就在家里和两个美人在床上

温存,一直到下午两点才起床。老婆弄吃的去了,我和阿莲就在客厅里看电视,

我跟她说:「你不如留下来和我们一起生活。」她犹豫着,但是还沒有来得及回

答就被我堵了回去,我说:「在这里,我和老婆也不会亏待你,而且,你可以有

自己的工作、朋友啊!不要再说了,就这么决定了。」

老婆这时从厨房里出来,听到我的提议连声说好,就这样,我们三人组成了

一个家庭,一个是男人都羡慕的家庭。阿莲俨然成了我的二老婆,在往后的生活

里,大老婆主外、二老婆主内,我真正地过起了皇帝的生活。

虽然说是左拥右抱,但是她们两个有的时候也会给我戴戴绿帽,勾引男人回

家,但回想起来,自己不是也经常出去鬼混么应该是公平一点,让她们也出去

偷偷腥也未尝不可,也就沒有去生她们的气。

总之,生活就是这样,用那个壮汉的话说:「兄弟,你该知足了,要是我老

婆肯的话,我什么都愿听她的。」而现在星期六的聚会有一些也会改在我家里举

行,两个老婆也是招唿周到,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