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小说

妻与妓-【2024年5月更新】

时间:2024-05-31 浏览量:1次

妻与妓-【2024年5月更新】

「你今天真的要出差吗」筱萍送我到门口的时候问着

「沒办法南部分公司的业务有些状况,客户要求我出面」

「喔!今天回来吗」

「要个一两天吧!」我不确定的说

「开车小心」筱萍说着回到了门里

离开她的那一年自己不知道发了那门子神经居然发愤的考上了一流大学的信息系,在半公半读的情形下也顺利的以还可以的成绩毕了业,可惜信息那时还是冷门科学,满以为大学文凭可以让自己一步登天,唉!结果还是回到了跑业务的老本行

筱萍是我大学同学不过她是英文系的,家世不错算是小富人家吧!从小就一路在贵族学校念到高中毕业,大二的时候办学校活动的时候认识了她交往到毕业,由于已经服过了兵役所以毕了业也就顺理成章的跟筱萍结了婚,结婚到现在也有六年了

在自己的努力下好歹现在也是堂堂的一个公司副总,车子、房子、妻子、银子、儿子这五子也算是登了三科了,儿子还不用急,银子现在也小有一点,但不知怎地心里始终有着说不出的遗憾

也许是和筱萍之间的关系吧!自己和筱萍之间始终是相敬如宾,有点莫名的自己总不时的比较着她和筱萍之间的不同

就说每天早上出门上班吧!筱萍却总说声「」开车小心「然后缩回门内,不像她总是热吻不断,经常让左邻右舍侧目不已

做爱时筱萍始终是千篇一律的传统姿势,尽管自己要求但是完全等于无效,有时换个稍微激烈一点的花样甚至还会翻脸,沒有口交、沒有肛交、除了卧室床上任何地方都不行,摸这不行摸那不行连摸阴蒂都嫌烦;要说还有值得安慰的就是筱萍还有高潮,不过令人惊讶的是筱萍惊人的自制力,她只要自己一到达了高潮就会开始吹促我发射,只要我一发射,筱萍必定起身入浴决不给你持续的机会。

这是筱萍和她之间最大的不同,她永远热衷于追逐我所能带给她的欢愉,好的不好的或愉快的不愉快的,她似乎一直期待着,

对了!筱萍和她之间还有一点最大的不同,就是她虽然生过孩子但是阴道是紧窄的,筱萍则不知道为什么在结婚的第二年开始阴道就越来越松,我有时开玩笑问筱萍为什么,筱萍总也一成不变的回答「还不是你用的」,若是多问两句她,就会翻脸说我不相信他怀疑她有外遇。

其实我向来不管筱萍的交友状况,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朋友的权利,即便是夫妻也该保有一点点的私隐,所以结婚后筱萍也并沒有断绝跟同学朋友夜游欢乐的机会,不过我相信筱萍自己知道分寸的拿捏。

筱萍十分爱干净,爱干净到有点洁癖,筱萍总是经常的拖地,每回筱萍出去玩回来总是立即洗澡,然后收拾家里,然后洗衣服,不管多晚她都一定做完为止。

筱萍跟我的第一次并沒有落红,这我并不在乎,可是筱萍则硬是要我相信她是处女唉!是不是处女有这么重要吗搞不懂

筱萍只有在月事来的那几天会有异常的性冲动,也只有那时我才能在筱萍身上稍许的满足我的性渴望,问题是我讨厌女人月事来的时候的那种腥味和作完爱时看到自己阴茎上血煳煳的模样。

今天是筱萍生日,还是早早的处理完公务赶回去帮她过生日,也许她会惊喜那晚上也许可以稍稍疯狂一下了。

不知道她现在过的怎样,希望她不会真的下海,最后一次看到她是在我们同居那间房子附近的一个路口,那时候我已经向吴猪头的公司辞了职准备到台北来唸书,算是在那个城市的最后一晚了。

我骑着小绵羊停在路口等红绿灯,看着她身着白色的洋装穿过马路,我知道她认出了躲在全罩式安全帽里的我,因为那破旧的小绵羊沒有几个人愿意骑,但是她只是过了马路后站在路口望着我,我不确定她脸上的表情是什么,因为我不敢持续的看她。

我真的希望她现在过的很好,真的我是这样希望着,那最后的一次不期而遇我算是落荒而逃,真的是狼狈的落荒而逃,我总是拿她和筱萍比较,

筱萍的乳房是D罩杯比她大的多的多,可是我喜欢她的A+,筱萍的腰沒她纤细,我喜欢她的她的臀窄而翘,筱萍的虽然也翘但是有点宽,我喜欢她的她的双腿笔直修长而匀称,筱萍的比她丰腴,同样的引人遐思但是我喜欢她和筱萍的脚踝一样圆润,但是和腿型相配合看来我喜欢她的。

我发现我最近的性活力在衰退,尽管心里想的慌可是居然就是不举,天啊!我才33岁啊!沒理由不举啊更何况我经常运动来维护我的体力啊!近来我跟筱萍做爱时总要幻想着是跟她在做爱才有办法持续到高潮,否则经常就是不了了之

唉!又想起她了,她跟我在一起总是温柔婉约,

她做爱时会忍着不出声但是总会让我弄得非出声不可,我遇到她之后才知道什么叫做婉转娇啼,她的高潮总是牵引着我的心,我从她身上才领悟到什么叫女人的媚,她十分敏感,我在任何时间任合地点总有办法让她内裤泛潮甚至当众高潮,我不喜欢被品箫,但是她就是能让我乖乖的让她品而且喜欢上让她品,在我手指开了她肛门的苞了以后沒多久,她就用舌头和手指也把我的肛门开了苞,超舒服的。

再我用舌头甚至牙齿舔着她的阴蒂时,她会把身体拱起来不断的配合着,就算是因此而到达了高潮她也不会拒绝我更进一步的逗弄,我用舌头顶她肛门然后捏着她的阴蒂玩的时候她会发疯大叫;我用牙齿轻咬着她的大小阴唇或是阴蒂时她会放声大叫,但是求我继续;在住的地方她喜欢坐在我腿上让我隔着人造丝的薄胸罩轻轻的撕咬她的乳尖,并且乐此不疲,她甚至会在我撕咬她乳尖的时候告诉她的女儿我也要吃奶。

她的G点在阴道内上方深约3 ~4公分的部位,可是我觉得她好像敏感的全身都是G点

我磨着她的G点时她会双腿挺直双手拼命撕扯床单,然后手脚并用撑起上身忍不住发狂大声淫叫然后尿床。

她最喜欢让我躺着,然后骑上来把我的阴茎放到她的阴道里然后趴在我身上,然后自己磨蹭着阴蒂,她说这样她觉得浑身软软的暖洋洋的又有点一阵一阵凉凉的幸福感,她说这样子她可以一直享受连续不断的高潮而不会因为过度刺激而想要快点结束,如果我同时吹着她的耳朵她还会因此舒服的睡着但是在梦里持续不断的跟我做爱直到我开始激烈的冲刺爆浆,她说最最重要的是她这样可以感觉以为我永远都属于她。

我为什么还是这么想她,我真的好想她

妈的!南部分公司的业务是猪啊这点小事也摆不平,跟客户陪个笑脸都不会还非得我跑一趟,看来该整顿一下分公司的业务部门了,在家里楼下停车的时候我想着

为了让筱萍惊讶一下像是贼一样的轻着手脚关上了家里的外门看到内门的门缝下透着光,已经快12点了筱萍还沒睡隐约中客厅里传出了人声有男有女,我想大概是筱萍以为我出差不回家所以邀同学夫妻来家里过生日,我一样蹑手蹑脚的开了门进去。

家里的客厅是有点日是风格的,进门处是个落地柜,上层从天花板到腰部的地方是开放的摆设架,放着一个风水鱼缸和一些不值钱的花瓶,下层是鞋柜。

我震惊透过摆设柜我到的情景,里面正在开无遮的淫慾大会,六个有黑有白的老外对着两个脱的只剩吊袜带和丝袜穿着高跟鞋的女人,每个女人都是浓妆艷抹以不同的姿势对应着两个老外。

第一伙我看到的是跪着的我不看不到脸的女人后面跪着个白人正不知是杵着她的哪个洞而她嘴里正帮另一个白人品着箫。第二伙是在餐桌旁坐在一个黑人腿上不住的上下律动着微蹙着着双眉的女人,我认识她是筱萍的同学小真,小真嘴里不住得都囔着,看嘴形象是「FUCKME。」。

但是我怎么看都像是她主动的在FUCK那黑人,黑人的手包裹着小真的巨乳拉扯柔捏着,另一个白人正站在小真的旁边抓着半软的阴茎手淫着,看来是在备战状态!

另一伙是个白人站在沙发前手理不知拿着什么东西晃动着,隔着沙发前茶几上的花瓶有另一个黑人的屁股趴在那儿。

还好沒看到筱萍,我沒敢多看,怕让她们发现了,难道筱萍在卧室不会吧

我蹲在鞋柜的角落边听着一屋子的淫声整理我的思绪,我从公文包里拿出了黑金刚拨了家里的电话号码然后站起来朵在花瓶后看着。

电话铃响了,大家都沒动让铃声继续着,我爬起来注视着那个我看不到长相的女人想着你千万別去接电话,电话通了

「喂」

「筱萍」我蹲了下来小声的应着

「好…。小声…。喔」传来了筱萍难得的娇嗔,但是夹杂着其它的声音

「快…丝…啊…。我要…睡了」她的声调几乎沒有掩饰

「喔!那你睡吧!」我小声的说完就关上了电话一面站起来一面奇怪着她在哪里!看着屋里好像沒人动过

「筱萍…。哦,FUCKMEHARDER…。哦…呜」小真大喊着

「嗯…哼…」筱萍的颤巍巍声音从沙发那儿传来

我仔细的看着沙发那里,除了刚刚看到的情境并沒有什么不同

「我…告…丝…呜…过…。喔…你…一…起…咿…来…很…爽吧」听小真的口吻像是在印证什么

「爽…。」一股从喉咙里喊出来得声音,声音一样是从沙发那里传来,不过我确定是在花瓶后而且是在那背对我站着的白人那里。

「爽…就大喊出来啊…。爽」小真喊着,接着就自己开始喊了起来。

我矮着身子朝电视柜的方向移动过去,这个视角可以避开花瓶的视缐死角而且可以看到那白人身前的景物,就在这时除了小真的声音之外那个跪着的女人也开始不知所云的以英文淫叫着,听着声音有点耳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只想弄清楚在我面前几近性冷感的筱萍在做什么。

虽然我可以猜的到,但是我就是想亲眼看一看这个几乎摧毁我性能力的筱萍的真实面孔

,我还是错了,我算错了,我在电视柜旁看到筱萍用手吃力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半仰着,而她身下还有个黑老外是我进门沒数到的!

筱萍一上一下的耸动着甩着头闭着眼睛,身上面还有我刚刚只看到屁股的那位黑仁兄,乳尖上穿着乳环还有条金属链连着握在背对我的白人右手上不住的拉着,筱萍的乳房相上高高的尖尖的被迫的耸立着,筱萍身下的黑人双手像是挤牛奶似的挤着筱萍被迫耸立着的双乳还不时的拉着偏离金属链的方向。

「爽…。爽…。哦…。我好爽………」筱萍开始加入了大声淫叫的行列。

这场面很刺激,我的阴茎居然不自主的硬着而且硬的不像话,我捨不的离开但是还是挪动了身子像门口移动着,我不想让自己太尴尬,我好不容易出了门回到了车上,烟一跟接着一根的抽着,回想着刚才的情境阴茎也一直硬着。

「妈的!妓女在我面前装清高」嘴里恨恨的咒骂着,忽然我想起了她。

我的人生是怎么回事,她是在等于妓女户的地方认识的而她姊姊更是妓女中的妓女,筱萍理论上是不可能跟妓女扯上关联的但是刚才的情形却是妓女也不愿做的啊!筱萍只在我面前装正经为什么我不懂!真的不懂!

「娶妓为妻胜过娶妻为妓」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在我脑中清楚的浮现了出来;不知过了多久我才看到筱萍穿着我沒看过的薄纱短睡衣把这些老外和、小真和那个女的送出门口,临走前每个老外都身着手在筱萍的短睡衣下摆轻轻的向下或向外抓着什么扯了一下,筱萍则是随着她们的动作或不住的下蹲或挺着腰把小腹凸出。

好容易筱萍转身进了大门,这剽狗男女一路调笑的走了有段距离我才下车往屋子里走去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穿着短睡衣的筱萍从厨房阳台走进来,当筱萍发觉我的时候不禁尖叫着用手盖住了自己的胸前与下阴。

「不用遮掩了,我都看到了你先坐下来,我们谈一谈」我说着

「看到什么」她迟疑的放下了手,我才发觉她还装有阴蒂环而且跟她的乳环一样有链子难怪刚刚送客送的奇奇怪怪的。

「我在快要12点的时候就已经回家过了,所有情形我都看到了」

「喔」她回復了镇定

「我们离婚吧!」我有点厌恶筱萍的冷漠和假正经

「理由呢」她冷冷的说着

「嗄!你问我理由」我讶异的问

「要离婚总有理由啊!不然我怎么跟亲戚朋友交代」她理直气壮的说着

「我…」我有点气结的想着「有人这么不知羞的吗」

「就说我有外遇吧!」我妥协的说着,我不是怕她但是「人不要脸鬼都怕」,我是不想把我那过度传统的父母亲气死,钱在赚就有,最重要的是我突然发觉我一点都不爱她。

在这六年多的婚姻生活里,我一直扮演着一个传统的中国男人的脚色,努力为別人拼事业维持一份自己不喜欢的工作,买房子买车子都是无目的的执行着似乎应该要执行的任务;对了,就只是任务,不为自己,也不是为筱萍这个我自以为是妻子的女人。

和筱萍谈妥了离婚的条件,我就忙着向公司辞了职,不为別的,只因为我想做一点自己想做的事。

「你是个好人,以中国人来说你的性徵大小普通,但是你的性能力真的好的沒话说,如果小真不带我到老外的酒吧玩那一次,我不会放弃你这个宝」和筱萍从律师楼签完字出来,筱萍以少有的温柔口吻对我说着。

「谢谢」我不经心的应着

「朋友」筱萍询问着

「朋友,不过电话联络就好」我回答着,我怕看到她会影响我的性能力。

在计算机屏幕上看着筱萍多P的图像,我有点莞尔,这女人真的是比妓女还像妓女,真是搞不懂她,她似乎只有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才一表正经。

「唉!看来还是我的错」我想着

「老公啊!吃饭了」老婆嗲嗲的叫着

「来了喔!」我应着,不自觉的阴茎又有点不安分了

「別这样」老婆小声抗议着,轻轻的用手拍了拍我伸在老婆两腿深处的脚

「唉!你们能不能安分一点吃饭啦一天到晚这样沒停」宝筠笑着抗议着

「喔!」我有点委屈

「妳待会儿要补偿我」我几近耍赖的说着

「好啦!」老婆红着脸说着

我放下了筷子不及待的拖着老婆往卧室走,我把老婆推上了卧室阳台靠着女儿墙开始面对着吻着老婆的耳垂和颈项,老婆在家从来不穿沒有扣子的上衣,慢慢的脱下老婆的家居上衣,印入眼帘的是雪白的躯体和稍微嫌小的白色半透明胸罩,挤出的一点乳沟半夹在两颗挺立着的乳尖,老婆开始喘着。

蜕下了了老婆的家居长裤,老婆识趣的自己将裤子踢到了一边,哇!又是吊袜带的丝质白丝袜红色的露趾半高跟凉鞋,居然穿着T–BACK,用力的揉着老婆的臀。

「妳整天就穿这样在你的咖啡馆看店」我咬着老婆的耳垂问着

「不是…喔…是那件白色的裙子」老婆喘着说

「有点透明的那件」我开始轻咬着老婆的颈项,手指在老婆阴蒂的位置画着圈

「嗯」老婆咪着眼

「上衣呢」我一面隔着胸罩啃着老婆的乳尖

「丝…。那件…白…丝…恶…的…洞…。装」老婆有点说不下去了

「那不是上上下下都被人看光了」我蹲下去脱下了老婆那件除了绳子就只有一片盖不住老婆阴毛的半透明白色T- BACK,一面吻着老婆的阴蒂旁的阴毛,左手食指开始向着老婆的肛门轻轻的顶着

「嗯」老婆放开了抓着我头髮的右手沾了些口水抹到了老婆自己的肛门上

「妳让別人看会很爽」我已经用右手开揉着老婆的G点,左手食指开始抽插着老婆的肛门

「…丝……」不断的摇头又不断的点头,挽着的头髮开始逐渐掉了下来

老婆开始不住的摇晃着脑袋开始不知所云的呻吟着,双手抓着自己的双乳不时揉捏着乳尖,靠着女儿墙想要站直的两腿已经因为刺激而上下不停的弯着膝盖,凉鞋内的脚趾不停的伸张又蜷曲着

我知道老婆开始要发疯了,我伸长了下巴顶住了老婆的阴蒂,左右手同时加强活动的力度与速度,老婆突然挺直着双腿凉鞋内的脚趾不停向上翘起伸张,放声叫着

「坏老公…。啊…。你就欺负我…。呜」

下阴部随着我在阴道内压在G点上手指的揉按的轻重配合的断断续续的放出了无名水喷湿了我的上衣

我站起来将阴茎轻轻的捅进了老婆的阴道,将老婆的双手拿起来扣住我的脖子,稍微蹲了蹲捞起了老婆的双腿,抱起了老婆让老婆骑在我阴茎上一摇一晃的走回床边,我有点困难的躺了下来一面扶着老婆趴在我身上,老婆不自主的轻轻的上下晃动着,老婆闭着眼不停喃喃的呓语着

我拿出分手时跟筱萍要的乳环和阴蒂环,按停了老婆的晃动扶起了老婆慢慢的帮着装上,然后老婆又软软的趴了下来轻晃着

「坏老公…臭老公…坏老公…就会欺负我」老婆嗲嗲的在我耳边说着

「妓女」我说着

老婆忽然不动了,身体有些僵硬

「妓女」我又说了一遍

「你说我」老婆眼睛里有一些怒意

「对,就是妳」

「你还是认为我是在那里卖的」脸色发白的老婆声音比平常大了

「说实话,对」我瞇着眼假意不看老婆,右手偷偷的按住了老婆阴蒂环上的链子

「你…。」老婆气的说不出话来,挣扎着要爬起来

「哎哟!」老婆因为阴蒂环被我压着不知道是刺激还是痛又重重坐了下来,脸色煞白的看着我,泪珠在眼眶中转着,我跟老婆对望着心里有些肉疼,缓缓的说着。

「我是你的第一个客人,不是吗」

老婆闭着嘴不说话

「你是妓女」

眼泪从老婆的眼眶中磙了下来

「你永远都是妓女」忍不住我开始笑着说,但是我不敢再按着阴蒂环的链子,老婆是那种外柔内刚的个性,我怕她不顾一切的爬起来弄伤了阴蒂那就糟了,我伸手抓住了老婆的腰以防她挣脱那就破坏了我的计划了。

老婆真的开始挣扎了

「你是一个永远属于我一个人的妓女」老婆沒有意会过来,不断的挣扎着要爬起来

「你从以前到现在到以后都是一个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妓女」老婆意会过来了,嘴巴张着瞪大了的眼睛看着我。

「听不懂吗你从以前……。」老婆嚎啕大哭着边吻着我不让我说话,两手不住的捶着我的肩膀

我把老婆的头移开轻轻的说着「还继续吗」

老婆一边哭着一边忙不叠的点着头,我把老婆摆了个跪姿从后面进入了她仍然算有弹性的阴道,左手大拇指也进入了她的直肠推动着,右手开始一巴掌一巴掌的挥在她白皙的屁股上

「说,你是什么」

「妓女」

「不对」我不断的挥着右手用力着

「说,你是什么」

「我是一个永远属于老公一个人的妓女」

「妓女该不该打」

「该…。」她的声音越来越媚越来越淫荡

「我是一个永远属于老公一个人的妓女」「该让老攻打屁屁的妓女。」

她持续的叫着,越来越大声,我从来沒有听过她这么大分贝狂乱的淫叫过,从床旁梳妆抬的镜子里看着她跪在床上摇头晃脑狂乱的与我做爱,像一只活生生的淫兽

「我要好好的保养身体」我暗暗的想着,我真有点担心会被这只母兽给吃了,我更担心哪天让她把我弄出马上风来岂不便宜了別人,刚刚和老婆大大的运动完洗完澡在客厅坐着看看电视,老婆不知怎地总是斜斜的靠在我的右半身

「老婆啊!你这样靠着我很热呢!」

「你刚刚那么大力,又只打一边」老婆嗲嗲的埋怨着

「哈哈…,我下回轻一点换另一边」我边笑一边伸出右手轻轻的抚着老婆右边屁股

「把拔又打妈咪屁屁了喔!」宝筠端着水果从厨房出来

「我靠!事隔20年你也记得,那年你才3岁耶」我暗暗的想着,不自主的望着老婆

「都叫你別再孩子面前做了」老婆像蚊子般的说着

哇!宝筠沒穿胸罩

我不禁看着在我面前走来走去的宝筠

脚踝满分我喜欢。腿满分我喜欢。臀满分我喜欢。腰满分我喜欢。

乳房满分我喜欢。乳尖满分。满分。满分。我通通喜欢

「啊呀!老公你怎么流鼻血了」老婆忙着拿纸巾帮我插着

「宝筠啊!你还沒有让把拔打过屁屁喔!」我淫淫的笑着说

「是把拔不打啊!不是在这里吗」

哇!太幸福了,一家春 呵呵一家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