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乡村小说

崩坏3为村民们解决生理需求并繁衍后代就是巫女八重樱的使命!作者:akshi-【2024年3月更新】

时间:2024-03-16 浏览量:5次

崩坏3为村民们解决生理需求并繁衍后代就是巫女八重樱的使命!作者:akshi-【2024年3月更新】

《崩坏3-为村民们解决生理需求并繁衍后代就是巫女八重樱的使命!》作者:akshi

作者:akshi

字数:10351

首发:PIXIV(id=14105016)

“巫女!八重樱!!!快醒醒!!!”

八重村一座昏暗的小房间内,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子正抱着怀里昏迷不醒的樱色长发少女,嘴里发出关切的问候,小眼睛里面却满是淫光的看着八重樱裸露在巫女服外面的晶莹剔透的锁骨和小半个雪白酥胸,一双咸猪手早已按捺不住在她的玉体上四处游走,抚摸着少女比牛奶还丝滑的嫩肤,甚至攀上高耸的乳峰,隔着巫女服感受着胸前两座乳峰那惊人的弹性和极致的触感。

“胖子,别叫了,被我这个药迷倒,哪怕她是巫女也得昏迷个一天一夜!”

旁边一个瘦瘦弱弱的村民笑道,因为纵欲过度而苍白的脸色看起来有点渗人,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因为长期沉迷女色,面相看起来有种不符合他现在年纪的衰老,村民们都喜欢叫他老头。

“嘶,八重樱这小妞可真是勾人魂魄的人间尤物,连小脚都这么完美!”

八重樱现在昏迷不醒无法反抗的状态,让本就美艳绝伦的她显得更加楚楚动人,老头两眼放光发出兴奋的吼叫,他脱下八重樱脚下踩着的木屐,正握着八重樱包裹着白色长筒袜的纤细小腿,两只色手早已解开了自己的裤腰带,将胯下那根红黑色的滚烫肉棒顶在八重樱匀称结实但又丝毫不影响美观的白丝美腿之间,紫黑色的龟头磨蹭着她柔软的足心,马眼里面甚至已经开始分泌前列腺液,将八重樱玉足上的白色丝袜打湿变得透明,和里面娇嫩的肌肤粘连在一起。

就像是在操干这对完美的玉足一样,身为花丛老手的老头,一手一个将八重樱两只柔软的白丝小脚握在手上,粗糙的手掌将柔韧的脚掌弯曲成诱人的曲线,将两个玉足左右分开夹住自己火热的巨物,自己则用力的挺动腰肢操干奸淫着八重樱这双白丝玉足,粗壮火热的巨物夹在宛如艺术品一样完美的小脚中间疯狂的进进出出,隔着白色丝袜摩擦着少女没有丝毫褶皱的光滑脚面,“老头,你真不怕八重樱醒来找我们麻烦吗每代巫女都有极强战斗力的,到时候她发现被我们欺负,要杀人灭口可就麻烦大了。”旁边瘦得像个竹竿的中年男子担心道,眼睛却忍不住的打量着昏迷中依旧散发出无限魅力的八重樱。

“怕什么,先爽了再说,而且巫女不就是为村民服务的吗帮我们解决一下生理需求而已,这可是巫女的使命!”

“老头说的对!竹竿,你不是喜欢八重樱吗听说以前跟她表白还被她爹揍了一顿现在这么好的机会你不珍惜,我和你说,这对奶子手感可好了,又大又圆,弹性十足,绝对是我摸过的奶子里面最软的!”

竹竿心里衡量着,眼前的春宫大戏却越来越刺激,八重樱娇小玲珑的身躯蜷缩在胖子满是肥肉的胸脯里,如丝缎般的樱色长发散落在沙发上,粉色的狐耳弯曲着,细长的柳眉,一双美目紧紧闭合,玲珑的琼鼻,粉腮微晕,滴水樱桃般的朱唇,完美无瑕的瓜子脸白里透红,嫩滑的雪肌肤色奇美,脱俗清雅。

如果只是这样还不够尽兴,更加让人欲血沸腾的是,八重樱露肩的巫女服已经被褪去,露出少女衣物下面常人无法见到的大片诱人春光,雪白浑圆的娇乳顶峰点缀着粉红色的葡萄,有着惊人的弹性极品乳房此刻却被一个三百多斤的胖子握住,毫不怜香惜玉的揉捏成各种形状,修长笔直的玉腿上面已经被脱得只剩下白色内裤和长筒袜,绝对领域大片白嫩的大腿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秀气的小脚被老汉紧握在手里操干着,蚕宝宝般可爱白净的脚趾蜷缩在一起,诱人的脚踝勾勒出一条完美的弧线,肉感十足的脚掌中间,夹着一根快速抽插的男性肉棒,足足十七八公分、青筋凸起的肉棒和少女艺术品一样精致可爱的莲足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构成一副极其不协调却又异常惹火刺激的画面。

“嗯……啊啊……不要摸了……好难受……啊……轻一点……乳房好涨……

啊啊……”

八重樱因为本能反应而发出小猫似的嘤咛,敏感的乳房和小脚都被人攻陷,头顶的狐耳由于身体的刺激,时而舒展,时而蜷缩在一起,俏脸上不知什么时候染上一层绯红,白里透红的脸蛋好似即将成熟的水蜜桃一般诱人。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哈哈,先爽了再说!”

竹竿淫笑一声,也加入了猥亵奸淫八重樱的战场,压抑了半天的他已经积攒了满身欲望,加上他早已爱慕八重樱许久,现在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啊啊……哼……不要捏人家乳头了……小脚好烫……唔……呜呜……呜呜呜……”

房间里面少女柔媚的呻吟戛然而止,八重樱两瓣冰凉的朱唇被竹竿堵住,四唇相接,嘴对嘴亲吻上了她柔软的嘴唇,竹竿终于夺得了梦中女神的初吻,带着爱意和欲望拼命的索取着少女口中甘甜的津液,滑腻的舌头沿着少女红润的嘴唇舔了一遍,想要伸进少女宝贵的樱桃小嘴里面,品尝主人甘甜的津液,但是却被牙齿挡在了外面。

竹竿一只手捏在八重樱小巧玲珑的瑶鼻上面,没过多久,守护主人宝贵领地的贝齿便不得不投降,乖乖让门外的怪物闯进来,任由它侵犯主人温暖湿润的口腔,迷迷煳煳之中,八重樱甚至主动把香舌缠上去,两条舌头不分彼此的缠绕在一起,就像是热恋中的爱人一样疯狂的接吻,吞食吸取着对方嘴里的唾液。

而另一边,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胖子已经不甘于玩弄舔舐八重樱的浑圆酥胸,他一把抱起怀里赤裸裸的八重樱,搂着她纤细的柳腰,把她光滑修长的双腿缠在自己腰间,让她靠在自己肥得流油的胸脯上面,白嫩的乳房紧紧贴合胖子恶心的肥肉,原本白里透红的乳峰沾染上了胖子身上乌黑的泥垢。下半身狰狞恐怖的肉棒则顶在八重樱未经人事的蜜穴门口,李子大小的紫黑色龟头已经缓缓进入,将那极其狭窄的肉洞撑开,八重樱柳眉紧皱发出不堪重负的嘤咛,让人怀疑她娇小的身体究竟能不能容纳胖子这根庞然大物。

“奥!这么紧,八重樱该不会还是个处吧!”

胖子的肥嘴吻上八重樱胸前雪白浑圆的玉乳,贪婪的吸食着白嫩的乳肉,像是要吸出奶水一样啃咬吮吸着她胸前的乳头,一边调整蜜穴里面肉棒的位置,拖着怀里的美人圆鼓鼓的小屁股,然后重重放下,感受到了突破一层肉膜,这下,胖子二十公分长的肉棒终于齐根插入了少女神圣的孕育生命的子宫里面,红色的血迹缓缓从两人结合处留下,八重村巫女保留了十几年的珍贵处女,竟然被一个三百多斤的猥琐胖子夺走!

“啊啊啊!!!……好疼……呜呜……啊啊……”

下体被异物插入的肿胀感让昏迷中的八重樱咿咿呀呀呻吟着,玉手本能地勾着胖子的脖子,八重樱全裸着靠在胖子怀里,白皙的嫩乳紧贴他乌黑的胸毛,被压成了柿饼状,她柳眉微皱,酥麻地呻吟着,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在鼓励身体里面的肉棒快点抽动起来。

“噢!真紧,干死你个小婊子!”

“嗯啊啊!!!轻一点……啊啊……太大了……受不了……啊啊……!!!”

胖子那婴儿拳头大小的龟头像个钻头一样直接钻入了少女娇嫩身体的最深处,甚至把八重樱原本光滑平坦,没有一丝赘肉的肚子,都戳起来一个凸起,随着胖子把肉棒抽离到蜜穴门口,小腹恢复了原状,然后肉棒狠狠地插入,又把小肚子顶起来,看起来就像是刚刚怀孕的少妇一样。随着滚烫的铁棍在少女娇躯内一次次顶到最深处,八重樱流出来的蜜汁淋湿了胖子胯部黑黢黢的鸡巴毛,少女弹性柔软的身体就这样被一个猥琐肥胖的猪哥肆意玩弄。

另一边,竹竿跪在地上,双手像掰橘子一样掰开了八重樱雪白的翘臀,露出来少女羞涩的臀沟,和紧致娇嫩的菊花。竹竿没有丝毫嫌弃,反而满脸兴奋地张开嘴巴凑了上去,灵活的舌头像泥鳅一样滑进八重樱含苞待放的菊花里面,品尝着少女娇躯深处的美味。

而老头则到了最后关头,双手死死抓住八重樱纤细柔软的脚踝,让她光滑细腻的脚掌夹住自己充血的肉棒,胯下的巨物将她的白丝小脚当成了性器官,疯狂的在中间冲刺抽插。

“啊!不行了,这小脚真会夹!全部射给你,射死你个小骚货!”

老头嘶吼一声,血红色的龟头顶在了玉脚足心处,卵带里面积攒的浓精倾泻而出,喷射在八重樱小巧玲珑的脚心上,白色的长筒袜沾染着白浊的精液而变得黏煳煳的,连肌肤上面都覆盖上一层薄薄的液体,和长筒袜粘连在一起,淫靡不堪。

胖子三百斤的身体像一座黑乎乎的肉山一样,和怀里娇小玲珑,白璧无瑕的八重樱形成强烈的反差,他暴殄天物一般地在怀里美人的蜜穴里面,用自己足足二十公分的巨物毫不留情冲刺,嘴里含着八重樱酥胸顶峰的娇嫩乳头,像吸果冻一样拼命舔舐啃咬着白豆腐一样的乳肉,发出哧熘哧熘的淫靡声响。

“啊啊啊!!!……轻一点……啊……太大了……受不了了……”

八重樱虽然在昏迷中,但是下体粗壮有力的铁棍每一次都顶在她身体最深处,像要把她的子宫戳穿一样让她本能地呻吟着,她紧窄的蜜穴根本无法承受胖子粗大的肉棒一次次蛮横的撞击,更不用说这根玩意比普通人长了不少,足有二十公分,少女浅浅的幽径被巨物全部塞满还不够,担负着孕育生命的神圣子宫颈都被迫成为了阴道的一部分,沦为了胖子发泄兽欲的性玩具。幸亏八重樱是巫女,身体素质比起一般女性都要好,不然早就承受不住胖子如此勐烈的抽插,下面的名器仿佛就是为了做爱而生的一样,自动开始吐出大量爱液,淋湿在胖子的肉棒上,减少摩擦带来的痛感。

“啪!啪!啪!啪!啪!啪!”

胖子抱着浑身赤裸的八重樱,粗大黝黑的手掌托着她雪白的翘臀,让她两条笔直修长的玉腿盘在自己满是肥肉的腰身上。胖子操得满头大汗,满身的肥肉开始分泌油腻的汗水,滴落在怀里八重樱白嫩的肌肤上,玷污着这位守护着八重村的巫女。他胯下的铁棍像打桩机一样不知疲倦地在八重樱蜜穴里面工作,拳头大小的龟头每一次都顶在了她的子宫内壁上面,两人的结合处发出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响。

“奥,老子要射了!全部射给你个婊子,让你给老子生个娃娃!”

胖子已经足足操弄了八重樱半小时,此刻终于按捺不住,硕大的卵带急速缩小,一股股浓缩的精子通过输精管,运输到深插在八重樱子宫里面的龟头,然后全部射入少女未经孕事的娇嫩子宫里面。

“唔……啊啊啊……好烫……射进来了……好多……啊啊……嗯……”

八重樱娇躯一颤,源源不断的滚烫的精子作为最后的导火索,引爆了她被胖子操弄了三十分钟积攒下来的快感,她的子宫勐地收缩,死死咬住了胖子还在源源不断分泌浓精的龟头,一股蜜汁淋在了蜜穴里的肉棒上面,少女紧锁的柳眉终于舒展开来,精致的俏脸挂着一抹高潮的潮红。

“你他妈的,真能干,看你平时走路都费劲,一到女人身上就变成了种猪似的。”老头抱怨道,他急不可耐的接过胖子怀中的八重樱,早已梆硬的鸡儿直接插入了她淫靡潮湿的蜜穴中,八重樱刚被破处的子宫还没有来得及休息,又迎来了新的访客,里面残留的精液还没有流干净,直接被肉棒堵在了子宫深处。

“啊啊啊……又插进来了……啊……好大……啊……”胖子的肉棒刚抽出去,八重樱还没缓口气,就再次被一根杀气腾腾的巨物填满了娇嫩的蜜穴。

“唿,不愧是巫女,小穴都比一般女性夹得紧!”老头借着胖子刚把八重樱插到淫水直流,肉棒一挺便毫不费力地全部插了进去,顿时感觉蜜穴内壁紧紧包裹住了自己的鸡巴,里面的媚肉像无数张小嘴一样死死咬在肉棒上面,紧致的压力和强烈的快感让他差点缴械投降。老头吸了口气,待肉棒适应了八重樱紧窄娇嫩的蜜穴,才开始缓缓抽动,肉棒带出来蜜穴深处的汁液和胖子刚射进去的肮脏精液,从八重樱玉户门口流出来,滴落在白净的床单上面。

老头保持着肉棒紧插在八重樱蜜穴里面,把怀里的美人正对着自己放到床上,他俯身含住八重樱胸前白嫩的乳房,吸的口水直流,下身则开始抽送,十几公分长的肉棒一次次顶到八重樱娇嫩的蜜穴深处,溅出来一股股汁液。

“啊啊啊!!!太深了!!!啊……啊……嗯……插我……”

八重樱被干得开始胡言乱语,娇喘连连,粉色的狐耳高高屹立在臻首顶端。

老头被她酥麻的声音吸引,转而来到了她的樱桃小嘴处,刚品尝完少女乳峰的大嘴又开始索取她嘴里的津液。老头并不宽阔的胸膛压在八重樱娇躯上,把她胸前柔软的乳房挤压成柿饼形状,霸气地把舌头伸进八重樱小嘴里面,缠着她的香舌来回游动,把她口腔内甜美的唾液全部吞入肚里。

品尝完少女丰腴的乳房和樱桃小嘴,老头又坐起身来,把她修长的两条玉腿握在手中合并在一起,然后高高举起,这样一来,八重樱的蜜穴里面的空间变得更加紧窄,使得老头的抽插都变得费力起来,但是她的蜜穴里面分泌了足够多的花液,润滑着里面的肉棒让它保持原来的速度抽插。老头没想到八重樱身体的柔韧性这么好,他双手把她纤细的玉腿高举在自己胸前,略微弯腰舔舐着八重樱雪白的大腿,顺着娇嫩的肌肤一路向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口水痕迹,然后品尝着她柔软的膝关节内侧,舌头在她凹陷进去的关节内游来游去,酥麻瘙痒的感觉害得昏迷中的八重樱绷直了修长的玉腿。

“老头!给我让个位置!”

见竹竿兴奋的样子,老头识趣地把床单上的八重樱翻了个身,自己躺在八重樱下面继续奸淫着昏迷不醒的小美女,而把她光滑的美背那一面对着竹竿,示意他尽情享用。竹竿也不客气,粗黑的手掌肆意抚摸着八重樱如牛奶般白皙的肌肤,然后手掌分开,抓着八重樱珠圆玉润的雪臀,十根因为常年噼柴粗糙的手指深深陷入八重樱雪白的臀肉里面。似乎为了验证八重樱臀部的弹性,竹竿双手合掌,毫不怜香惜玉的拍在她娇嫩的屁股上。

“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轻一点打……啊啊啊……”

手掌拍在翘臀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饱满的臀部溅起阵阵肉浪,雪白的臀肉上面留下了红红的掌印,每一次拍击都引得少女可爱娇媚的狐耳高高竖起,配合着八重樱黄鹂般动人的呻吟,旁边观看的男人唿吸都加重了几分。

“什么巫女,叫的这么骚,平时高冷清纯的样子一看就是装出来的,床上就是个婊子!”

八重樱柔媚酥麻的娇喘撩拨着众人的欲望,胖子也按捺不住,肥腻的大舌头顺着八重樱笔直的大腿一路向下,滑过她纤细的小腿和脚踝,贪婪地品尝着少女玉腿的每一寸角落,恶心的口水在八重樱白嫩的肌肤上闪闪发亮,显得淫靡色情。

“哧熘,小美女的脚丫子都这么好吃!”

胖子把八重樱小脚外面的长筒袜脱掉,将她小巧精致的莲足含在嘴里,一口气吞进去大半脚掌,用舌头挑逗着八重樱每一根玉趾,刺激着她小脚上的每一根神经。八重樱被舔得发痒,晶莹剔透的脚趾头紧紧蜷缩在一起,很是可爱。胖子见状,越发卖力地舔弄着她的莲足,发出吃冰棍一样哧熘哧熘的声响,原本艺术品一样精致的小脚上被胖子舔得全是肮脏的口水。

“啊……啊……啊……嗯……呜……”八重樱此时被三个村民围攻,身上所有敏感部位全部失守,少女青涩的身体被众人齐力开发,全身雪白的肌肤微微泛红,挂着微小毛孔分泌出来的香汗,长长的睫毛黑而上翘,微微颤动着风情万种,精致的瑶鼻让人忍不住想亲吻,樱唇红嫩惹人喜爱。

“啊啊!!!嗯……啊……吖!!!那里不可以!!!”

竹竿把自己粗大的肉棒插入了八重樱的菊门,才刚插进去一个龟头,粉嫩的菊蕾本能地收缩,死死卡住竹竿的肉棒,让他动弹不得。

“啊啊啊……好大……全部插进去了……啊啊……屁股不可以……啊……”

八重樱早已被胖子和老头干得发情,现在两人生殖器的结合处淫液满溢而出,竹竿见状,用手指沾了点蜜穴门口的淫液涂抹在她干燥紧窄的菊花处,加上肉棒马眼里面分泌的前列腺液,充分润滑的情况下,蜜穴被狠狠地操干,乳头也被胖子含在嘴里啃咬,这些敏感都地方都被人占领,肛门终于不再像刚开始那样紧致,龟头宛如一个钻头一样钻入了八重樱肥美的翘臀里面,十几公分长的巨物缓缓的消失在臀沟里面,一点点插入到少女娇嫩紧窄的菊花深处。

“奥,爽!巫女菊花的第一次是我的了!菊花里面又紧又嫩!”竹竿发出最后的低吼,扶着八重樱弹性十足的翘臀,腰肢用力挺动,便把八重樱嫩菊外面十几公分的肉棒全部送入了她的翘臀里面,八重樱受到刺激,娇躯本能地收缩臀部的肌肉,这下可爽了竹竿,他感觉自己的鸡巴被肛门里的软肉层层包裹,每一寸地方都受到紧致而柔软的压力,比普通女人的阴道还来得刺激。

“啊啊啊……不要插进去……那里不可以……吖!!!”娇嫩的菊花突然被异物完全插入,八重樱高高昂起臻首,粉色的可爱狐耳宛如受到惊吓的小狐狸一般高高竖起,樱色长发飘扬在背后男人的肩上,修长的玉腿蹦得笔直。

此刻,无数人心目中一尘不染的巫女,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却被自己家族世世代代保护的村民们下药,在被胖子破处内射之后,又被竹竿夺走了菊花的第一次,他们像奸淫妓女一样毫不留情的玩弄着少女宝贵的身体。

八重樱雪白的臀部夹着竹竿粗壮黝黑的肉棒,娇嫩多汁的蜜穴又被老头粗壮狰狞的铁棍捅穿花径,像个三明治一样被两个男人包在中间,更不用说雪乳还被竹竿含在嘴里哧熘哧熘地品尝着,樱桃小嘴里面的香舌也被三人轮番品尝,时不时轮空才能发出一声酥麻娇喘,玉手和莲足则被胖子占领,晶莹剔透的脚趾被含在嘴里细细品尝,小巧玲珑的玉手则握着胖子滚烫火热的肉棒手下撸管。可以说,八重樱身体上面所有的敏感地带都已经失守,全部沦为这群村民发泄欲望的性玩具。

“嗯……啊……不行了……要去了……老公……用力……啊……!!!”八重樱的娇躯适应力极强,很快便在两根肉棒的双重奸淫下到达了高潮,八重樱娇躯一颤,蜜穴突然缩紧,喷洒出大量的淫液,淋湿了花径深处的肉棒。

“奥,骚穴又喷水了,不行了太刺激了,我也要射了。”老头在八重樱紧窄娇嫩的蜜穴里面冲刺抽插了十几分钟,如今终于把持不住,身体快速抖动,积攒了许久的肮脏精液全部射入了花心里面,亿万个精子在少女未经孕事的子宫里面寻找着生根发芽的机会,想要让含苞待放的巫女变成风情万种的孕妇。

“唔……嗯……射进来好多……”八重樱神圣的子宫迎来了第二个男人滚烫的精液,她美目紧闭,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嘴里发出诱人的呻吟。

“赶紧抽出来,换我来!”竹竿拔出塞在八重樱菊花里面的铁棍,把八重樱拉起来让她跪在床上,直挺挺地插入了她前面的嫩穴里,胖子和老头射在八重樱子宫深处的精液还没有流出来,又被堵在了最里面,无数的精子寻找着子宫里面的卵细胞,想和它结合诞生成为生命。

“奥!比屁眼还紧,这小妞身体真是极品,无论哪里都是为了被男人操而生的。”

竹竿滚烫的铁棍毫不费力就插入了早已泥泞不堪的蜜穴里面,虽然这已经是第三个插入的肉棒了,但是八重樱不愧是身体素质远超常人巫女,蜜穴依旧像刚开始那样紧致,完全没有因为前面一个小时的抽插而变得松弛。

竹竿终于得到了日思夜想的女人,而且还是第一次操到这么极品的名器,外面的芳草整整齐齐的点缀着粉红色的阴唇,干净美观,里面更是暗藏玄机,层次分明的腔肉紧贴着他粗壮的巨物,里面的压迫感甚至比起处女来都有过之而无不及,紧窄温暖的包裹感让他差点精门失守。更不用说八重樱长着倾国倾城的一张俏脸,还有婀娜多姿的身材和巫女的崇高身份,这些条件无论拿出哪个都是许多普通女孩万万达不到的,更让竹竿越发卖力的操干着身下美人的胴体。

……

昏暗的小房间内春光明媚,八重樱此刻正全身赤裸的被众人围在中间,她跪在床上翘着小屁股,娇嫩的蜜穴正被一根狰狞的铁棍操弄,止不住地流出精液和淫液混合而成的液体,雪白的臀部被竹竿的胯部撞击得变成了红色,就像成熟的水蜜桃一样惹人疼爱。

“啊……啊……老公……用力……干死人家吧……”昏迷中八重樱本能的沉醉在性爱的美妙体验中,朱唇发出勾人的娇喘,她纤细的双手被竹竿拉到背后,臻首高高昂起,柔顺的樱色秀发散落在白净的床单上,挺着翘臀配合后面男人的奸淫抽插。

八重樱娇躯的其他部位也没有闲着,饱满白嫩的乳房被刚刚内射的老头吃得津津有味,床上纤细的双腿分得老开,小巧可爱的莲足正紧贴着老头滚烫的肉棒,被他当作蜜穴抽插。胖子射完不久的肉棒又重新恢复了雄风,他站在跪在床上的八重樱面前,双手握着肉棒在她长着精致五官的俏脸上面抽来抽去,就像在抽打犯罪的奴隶一样。肉棒上未干涸的精液涂抹在八重樱秀色可餐的俏脸上。

“啊啊……哦……人家……不行了……啊……唔唔”八重樱动人的娇喘突然变成了吞吐的咽呜声,原来是胖子对准了她的樱桃小嘴,撬开她的朱唇和贝齿,一大半肉棒都插入了她的口腔里面,龟头顶在了八重樱的咽喉处,她干咳了几声,香舌顶在嘴里龟头的马眼上,用力往外推,却宛如螳臂当车一样毫无作用,反而像是在给情人口交一样,刺激着马眼分泌前列腺液,顺着食道流入了八重樱肚中。

“啊!小嘴真软,舌头还这么能舔,和骚穴一样刺激!”胖子肥硕的大手紧握八重樱头部敏感的耳垂,控制着她的臻首,二十厘米长的铁棍在八重樱小嘴里面进进出出,她的嘴巴本来就小,容纳了胖子的巨物之后,柔软微凉的嘴唇紧紧贴着肉棒的柱身,口腔完全撑起来变成了巨物的形状。

“啪!啪!啪!”八重樱身后的竹竿扶着她雪白的翘臀,在紧窄的蜜穴里面操弄了十几分钟之后,终于到了爆发的边缘,他把十几公分的肉棒齐根插入少女浅浅的花径,硕大的龟头顶在子宫上,一股股滚烫的浓精源源不断射入少女神圣的子宫里面,和前面两人的精液混合,又增添了几分让她怀孕的机会。

等竹竿射精完毕,旁边的老头来到八重樱翘臀后面,早已被她的莲足挑逗到勃起的肉棒咕噜一下便滑入少女的桃花源里面,八重樱还没有来得及休息,身后的男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冲刺。

“呜……呜……呜呜……”八重樱清脆的娇喘被胖子的肉棒堵在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她在性爱的刺激下,自动激发了舔舐食物的本能,樱桃小嘴像在舔棒棒糖一样吸着嘴里胖子的肉棒,柔软的香舌在拳头大小的龟头上滑来滑去,刺激马眼分泌更多的前列腺液,然后一骨碌全部喝下去。

胖子已经好久没有洗澡了,全身的肥肉散发着恶臭的味道,其中肉棒的味道格外腥臭,但是八重樱丝毫没有嫌弃,反而像是在吃什么绝世佳肴,用她清香干净的口腔细心地吞吐着肮脏的肉棒,粉红的香舌仔细滑过铁柱每一寸沟壑,清理每一寸角落的腌臜之物。

“咕噜噜……”胖子肉棒上面的泥垢很快被八重樱清理了一大半,混合着她甘甜的唾液,全部被她咽了下去。

“不错,以后都不用洗澡了,直接让你给我吃鸡巴,巫女以后的任务就是为村民清理肉棒!”胖子高兴道,满脸肥肉挤在一起。他平时出去,村民们都嫌弃他身上的体味,甚至连他自己都受不了自己肉棒上面腥臭的味道,但是没想到,仙女一样漂亮的八重樱不但丝毫不嫌弃他,反而细心的服务着,把上面黑黢黢的泥垢和白浊的精液全部舔舐干净,吞了下去,露出来肉棒本身的颜色和青色的血管。

“啊,真是天生欠干的婊子,连口交都这么熟练!”

胖子把八重樱小嘴当阴道操弄了十几分钟之后,抽出了自己的肉棒,硕大的龟头和柔软的嘴唇分开,发出了“啵唧”的淫靡声音,他原本黑乎乎沾着精液的肉棒,此刻就像是脱胎换骨一样白净,上面满是八重樱透明的唾液。

胖子用手握着巨物,快速撸动了几下,肉棒下面的卵带开始缩小,一股股白浊的精液从马眼喷射而出,射在了八重樱微皱的柳眉上,紧闭的美目上,小巧的鼻子上,还有火红的朱唇上。

“吧唧……吧唧……”八重樱舔了舔嘴边的精液,香舌沿着樱桃小嘴把附近白浊的精液全部舔了进去,像是品尝琼脂玉露一样不愿意放过一点一滴。

“妈的,真淫荡。”胖子握着软掉的肉棒,把上面白浊的精液在了八重樱乌黑的秀发上,然后龟头送到她的嘴边示意她清理干净,而八重樱也没有辜负胖子的期望,本能地张开樱桃小嘴,朱唇贴在了嘴边的龟头上面,香舌贴到马眼上面,刺激它把剩下的精液全部喷射出来,然后吞入腹中。等到榨干了它的最后一滴精液,八重樱像吃冰棍一样,把粗壮的肉棒含了进去,柔软的口腔紧紧包裹住柱身,灵活的香舌搜索着上面每一滴精液,温柔细致的服务让胖子甚至怀疑这巫女是不是已经醒了,昏迷状态的口交怎么可能这么熟练。

等到胖子抽出软化的肉棒,竹竿又把自己高高耸立的肉棒插如了八重樱柔软的膻口中,而蜜穴里面的肉棒也因为八重樱紧窄的名器美鲍而顶不住了,在少女温暖的子宫门口射出来积攒多年的精液。

就这样,三个村民轮流上阵,一股股白花花的精液注满了八重樱娇嫩的子宫,平坦光滑的小腹如同吃得过饱而微微隆起,精致的容颜上面涂满了一层白浊的精液,原本细小狭窄的花径微微张开,正在源源不断的流出子宫里的精液,蜜穴外面的阴唇都被操得向外翻起,雪白的臀部已经被撞击得变成红色。八重樱的嘴巴,蜜穴和菊花,每时每刻都在接受着肉棒的抽插,不知不觉已经被众人奸淫了一整晚,外面的天色都开始微微发亮。

胖子三人见八重樱快要醒来,把她身上的精液清理干净,帮她盖上被子,这才离去。

……

“唔……身体好疼……我这是……怎么了”

昏迷中被奸淫了一整晚的八重樱悠悠醒来,感觉自己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一样,全身上下累的不行,但是又记不起来昨天发生的事,而且身体上面也没有痕迹,只好带着疑惑回到家里,继续当村民们尊敬爱戴的巫女。

……

六个月后。

“啊啊……不要……又插来了……胖子老公……人家都怀孕了……还要欺负人家……啊啊……”八重樱全身赤裸着跪在地上,光滑的小腹微微隆起,娇颜绯红一片,星眸迷离,翘着雪白丰满的屁股任由后面肥猪一样的胖子操干着自己莹白光润的玉体。

“哈哈,谁知道你怀的是谁的孩子,当时我们三个可都射进去了!”一旁的竹竿捏着八重樱高耸入云的玉乳淫笑道。

“反正你怀孕了,不如当我们的性奴,还能帮我们发泄欲望!”旁边的村民们起哄道。

“哼!!啊啊啊!!!都怪你们……把人家肚子干大了……只能天天被你们操……啊……”八重樱被操得俏脸绯红,粉色狐耳高竖断断续续娇喘着:“啊啊……一群变态……都操了人家几个月了……还不满足……啊啊……”

“谁让你是巫女呢村民们的欲望,当然要让你解决了”

“巫女的使命就是,给村民们每人生个孩子!”

“嗯……啊啊啊……对……这是巫女的任务……请大家在我的子宫里面射精吧……啊……八重樱要当村民们的老婆……帮大家繁衍后代……”

八重樱娇颜上带着满足和奉献的神情,挺着大肚子,沦为了村民们发泄欲望的精盆……